翻閱曼德拉的光輝歲月,便可發現其生命足跡中不少與中國的交織光點。他在就任總統後,推動南非與新中國建立全面的外交關係。在曼德拉探索、奮鬥和執政的漫長歲月中,他和中國結下了深厚的不解之緣。
   如飢似渴讀毛選
   曼德拉與中國的淵源始於他早年的開普敦生活時期。那時,他白天是一名律師,晚上則是一名業餘拳擊手。
   曼德拉平日里酷愛讀書,尤其喜愛《孫子兵法》這樣的戰略書籍。
   上世紀60年代初入獄後,在長達27年的鐵窗歲月里,中國革命的經驗影響著曼德拉。
   在他與幫他撰寫自傳《漫漫自由路》的老朋友理查德·施騰格爾的對話中,可以看到他對中國革命的推崇。
   曼德拉說:“中國革命真是一部傑作,是真正的傑作。如果你瞭解到他們開展革命的方式,就會相信所有事情皆有可能。中國革命真是個奇跡。”
   他說,美國作家埃德加·斯諾的《紅星照耀中國》是他讀到的第一本關於中國的書。通過這本書曼德拉對中國革命、長征、毛澤東、中國共產黨有了深刻的瞭解。
   1990年4月,曼德拉剛剛告別牢獄生涯一個月,在納米比亞遇到時任中國副總理吳學謙。
   交談中,曼德拉對與他年紀相仿的中國新朋友說:“我二十多年在羅本島獄中生活的精神支柱來自中國!”
   曼德拉說,他在牢房裡堅持看書,髮妻溫妮應他的要求捎來《毛澤東選集》(英文版),他如飢似渴地從頭到尾認真研讀,不時比較和思索南非、非洲大陸的民族解放和中國蓬勃發展的革命運動。
   他告訴吳學謙:“如果從個人修養來說,對我影響最大的是《論共產黨員的修養》。劉少奇在書中講得句句在理,我從中受到極大激勵。”
   “一個真正的革命者一旦認定追求目標,就要不懈奮鬥,就會經受各種曲折考驗,要在艱難甚至惡劣的境遇中求生存與發展。正是這種精神力量,使我堅定信心和鬥志。”
   74歲高齡登長城
   獲得自由後的一年多時間里,曼德拉訪問了不少國家,中國則是他一直念念不忘的國度。
   時任中國外交部長的錢其琛後來所著的《外交十記》里寫道:“曼德拉說,他對中國心儀已久,很想去看看那塊偉大的土地和人民。只是10月份訪問遠東,日程安排太緊,難以實現。中國是個大國,安排訪問時不能太匆忙,來年5月份比較從容,屆時,可以好好看看中國。”
   1992年10月4日至10日,還是南非非國大主席的曼德拉訪華之旅終於成行。
   上世紀90年代初曾駐南非的新華社老記者滕文啟在曼德拉訪華前採訪了他,滕文啟說:“曼德拉提到,在中國他要參觀萬里長城和具有革命歷史意義的遺址。他問我們紅軍渡過河的橋梁是否猶存。我們猜想曼德拉是指大渡河的鐵索橋。”
   第一次的中國之行,曼德拉沒有看到鐵索橋,但他圓了登萬里長城的心愿。
   訪華期間,曼德拉受到中國的真誠接待。“楊尚昆主席舉行歡迎儀式,會見並宴請了他,江澤民總書記也會見並宴請了他,李鵬總理同他進行了會談。中國政府還向‘非國大’捐款捐物1000萬美元,北京大學授予曼德拉名譽博士學位。接待規格之高,如同接待國家元首。曼德拉在北京舉行的記者招待會上說,對自己所受到的真誠歡迎和高規格的接待,深為感動。”
   《外交十記》中如此寫道。
   積極推動與華建交
   1994年5月,曼德拉在南非首次多種族大選中當選南非第一名黑人總統。當選南非總統後,曼德拉積極推動與中國建交,決定遵守非洲統一組織的立場,以及1971年聯合國的決議,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代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
   從1998年1月1日起,中國和南非正式建立了外交關係。
   1999年5月,在總統任期結束之前,曼德拉終於實現了以南非國家元首的身份訪華。曼德拉在會見中國領導人時說,中國對南非人民爭取解放的事業給予了寶貴的支持,我們對中國政府和中國人民表示衷心感謝。
   中南建交15年來,中南全面戰略伙伴關係不斷邁上新臺階。今年11月,中國南車株洲電力機車有限公司研製出口南非的首批電力機車在南非行政首都比勒陀利亞正式交付使用。這是我國首次向非洲出口電力機車。當地計劃將這批新機車命名為“曼德拉”號,向中南關係的奠基人和開創者曼德拉致敬。(新華社供本報特稿)  (原標題:愛讀毛選孫子兵法 登上長城做好漢)
創作者介紹

清明上河圖

fm24fmlkm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